伦敦 伦敦00:00:00 纽约 纽约00:00:00 东京 东京00:00:00 北京 北京00:00:00

400-668-6666

专家点评

也谈谈美团点评的“下半?

上周五(8月26日),王兴在西安举行的“中国企业家论坛第十三届夏季高峰会”的闭幕环节上,围绕“下半场”发表了主旨演讲;在此之前的8月8日,《人民日报》发表了王兴的署名文章《互联网下半场需要什么能力》;再之前,7月2日,王兴在美团点评2016年中战略沟通会上首次提出了有关“下半场”的战略判断。


也谈谈美团点评的“下半?



差不多两个月过去,很多媒体和自媒体人也从不同角度对王兴所提出的“下半场”有一些讨论,有理性的,也有使坏的,这里,我也谈谈我所理解的美团点评的“下半场”。


为了文字读起来顺畅,下面出现“下半场”的时候我就不再用引号了。



(一)


王兴所谈的下半场,分了好几个层面,包括:


(1)合并后的美团点评到今年年中基本完成了融合工作,开始了下半场;

(2)中国的O2O结束了前面一两年的烧钱和资本整合,开始了下半场;

(3)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因为网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用户飞速增长的”红利“已近尾声,开始下半场;

(4)中国经济进入了“新常态”,开始了下半场;

(5)世界IT(信息技术)的发展潮流,因为“摩尔定律”的发展是否可持续,可能也会进入下半场。


所以说,下半场在不同的范围,不同的层面,都能看到一些投射。如果你喜欢读一些历史,可能比较容易能理解,对历史发展进程的洞察,会对战略的制定产生重大的影响。


例如,毛泽东在1938年五六月间写就的《论持久战》,就是对抗日战争时期历史发展进程的一个总的判断。


再比如丘吉尔在1942年11月的一次演讲中所说:


This is not the end. It is not even the beginning of the end. But it is, perhaps, the end of the beginning.


彼时,在二战各线战场上,盟军都得到了标志性的胜利,美国也加入了战斗,一种认为大战即将结束,大局已定的安逸思潮在欧洲蔓延。正是在此时刻,丘吉尔说了这段话,恰好王兴也曾经引用过这句话,并把它翻译为“这不是结束,这甚至不是结束的开始,不过也许这是开始的结束。”,事实证明,将近3年以后,二战才正式结束。


上世纪末,互联网在中国开始发展,我到现在还记得1999年第一次在家乡电信公司二楼的“网吧”,每小时花6块钱上网的情景,我当时打开的网站是“搜狐”。历史是接续不断的,你很难讲从某一刻开始,中国的互联网进入了下半场,但十几年过去,我想到现在这个时候,很多人都会觉得互联网已经不再仅仅是一个传播信息的渠道,不再仅仅是一个互动的平台,而是从方方面面影响着各个产业的发展,让各行各业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余额宝、微信红包让银行业真正开始感受到互联网的价值,Uber、滴滴让城市出行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网络订餐平台让餐饮业有了重组价值链的可能,Airbnb的房间数已经和收购了喜达屋的全球第一大酒店集团万豪相当,Google和Facebook都在探索用无人飞行装置提供网络通信的可能,高晓松的网络自制节目《晓松奇谈》不仅在前两年出现了高额的“转会费”,而且这几天正在和加拿大旅游局“探讨”节目内容是否损害加国政府利益的问题,如果你恰好看了另一条新闻,你会知道从明年1月1日起,上海最出名的报纸之一《东方早报》将停刊,员工整体转入新媒体“澎湃新闻”。


在过去的一两年间,这样的故事层出不穷,就像你坐在过山车上,还没有从一个急弯中缓过神来,一个大回环又迎面而来。


有人说,原来大家谈的是“互联网产业”,现在开始,是“产业互联网”。很多人觉得互联网越来越像19世纪上半叶的电力革命一样,让各行各业组成的这个世界,进入了新的一关。


是的,正像王兴所说,没有中场休息,当我们在谈论下半场的时候,下半场已经开始。



(二)


下半场应该做些什么,很多人在想,很多人已经开始做了。


如果你关注扎克伯格在Facebook上的个人页面,你会发现他这几个月在拼命的推荐视频直播和虚拟现实(VR),一周多前,扎克伯格在接受一个访问时,再一次描绘了Facebook未来十年图景的三块拼图,第一块是连接世界上所有的人,为此,我们都看到了扎克伯格在雾霾天里跑过天安门的照片;第二块是人工智能(AI),他在访谈中举了一个通过人的照片来判断疾病并在线匹配医生的例子;第三块就是虚拟现实(VR)和增强现实(AR),扎克伯格觉得这将是下一代的平台,就像15年前,我们都在用PC,而今天,我们都在用智能手机一样,可能10年后,智能手机也会成为古董。


如果从技术发展、设备迭代的角度观察,总给人一种永远都停不下来的感觉,很难去区分上下半场的话,那么我们换一个角度看,可能更容易理解下半场的情形。


如果你关注美国大选,你会看到希拉里和川普的竞选团队是多么用心的在经营各自的社交媒体,如果我们谈回到Facebook,《好奇心日报》昨天刊载的一篇文章标题是《Facebook撤掉了热门话题编辑团队,这样就没偏见了么?》,文中所探讨的正是“扎克伯格被指责影响美国大选有关”的话题,过去的一年,扎克伯格跑了很多的国家,每到一地,几乎无一例外的会和当地的掌权者会面,昨天,他在梵蒂冈见到了教宗Pope Francis。


Facebook正在通过自己全球第一的互联网连接能力,对这个世界的方方面面产生着巨大的影响,如果这还不是“互联网+”,那我们还能用一个什么样的词汇来描述刚才提到的这些场景。


王兴在西安的演讲中,引用了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同志到上海广电视察时讲的一句话,“只有深度融合,才能整体转型。” 王兴说他觉得这个话不光是对媒体行业说的,也是对整个互联网行业,尤其是对“互联网+”行业说的。


共产党的高级领导干部对“互联网+”也有如此清晰明了的洞察,这就是今天的中国。


王兴认为,过去几年,美团点评所做的“互联网+”还是非常薄的一层,主要是把人带到店里去,主要是营销或者说引流,但看未来几年,通过“互联网+”可以帮助生活服务领域的各个垂直行业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快速发展的外卖业务,包括美团点评刚刚启动的餐饮软件开放平台,都将服务于此。


互联网不再是互联网本身,就像电通过灯丝带来了光明,互联网的价值将通过和方方面面的“+”得以彻底的释放,7月初年中战略会后,我在朋友圈上发过一句话: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6-09-26 00:48   【打印此页】  【关闭